禹城市医疗

平泉县租房

原标题:香港青年回信内地“改革一代”:“港独”很没脑

大年初一深夜至大年初二,旺角爆发的一场骚乱,使香港和两地年轻人成为关注的焦点。2月11日至13日,微信号“长安剑”连续发出了4名内地“80后”、“90后”致香港“回归一代”同龄人的三封公开信,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长安剑”收到了不少香港“80后”、“90后”网友的回信,有真诚的点赞握手,有直率的批评意见,有深入的探讨追问……

这些香港网友在信中指出不少内地的问题,也表达对香港现状的看法,对于旺角骚乱,更是批评向警察掷砖等暴力行为,不满香港暴徒越来越多,学生为反而反,并认为“港独”的人真的很没脑。

这正是“长安剑”发布这些公开信的初衷,期待有更多的内地、香港青年摒弃彼此“妖魔化”的指责,而愿意更多地认真面对彼此,交流切磋琢磨。

“长安剑”节选了部分精彩观点,香港网友们最想说的,都在下面。

香港200多人游行支持警察

Waycle想对内地年轻人说

尊敬的四位内地年轻人(长安剑):

你们好!

我是香港土生土长的80后。半夜收到朋友传来你们给香港同龄朋友的信。感受到你们文字的真切,而且对香港的时局和状况有一定的宏观了解,我也很愿意分享自己的真实感受。

香港赛马会在十几年前已在内地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选拔精英,并资助他们来香港的大学完成学位课程。我读大学时,每个学系有两三位来自内地的同学,他们的学业成绩超卓是必然的,而且不是书呆子,有些对军事很有兴趣,有些是写诗的,总之其他技能很好。

他们很喜欢和珍惜香港自由的气氛以及物质资源丰富的环境,也很努力学习广东话并教授普通话,希望融入香港,同时香港同学也对他们很友善。我随后加入了他们在大学创立的大陆和香港交流的组织并担任干事,和他们共事相处的经历也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亦是香港社会的缩影,零三年起,香港和大陆交流增加,大陆让某些重点城市的居民可以个人身份来香港旅游(简称自由行),这大大地刺激了陷于多年疲弱的零售,香港各界非常欢迎这些贵客,报章也不断找这些客户如何一掷千金的事迹来报道。

自此,中央政府不断增加可申请自由行来香港的内地城市名单至目前的49个,深圳更有一签多行,而大陆旅客人数也因此逐年急速膨胀。游客多了,最大的受益者不是旅游从业员,而是地主。生意的急速膨胀使金银珠宝名表品牌店以极进取的租金去抢租市区旺铺,租金和铺价亦快速上升,香港的街景店名变了貌,物价也上涨不少。

零四年之前,专家学者都指香港面临长期结构性失业问题,即低学历低技术人群工资低就业难。自由行的购物需求的确消化了基层的劳动力,失业率低,社会便不会乱到哪里去,无论后来的发展怎样,我还是要为这个政策和初衷点赞。

可是,直至两三年前,香港开始受不了:

香港的公立医院充斥来自没香港身份证的大陆孕妇来生育和治病,香港孕妇和病人的轮候时间增长,叫苦连天;

大陆有毒奶粉事件被揭发,香港奶粉被抢购,价格也不断被抬高;

香港的生活必需品,如酱油、零食、洗发精、药油等因为价廉物美,引来每日大量水货客拖着大小行李箱以蚂蚁搬家的方式由香港运到大陆。你们也可想象到大量水货客拖着行李箱在地铁在巴士在商场穿插可能带给旁人的不便,还未计及这些人在过程中是否客气、礼貌和规矩。

我不想再举太多令彼此伤心和尴尬的例子,不妨设想这个虚构情境: 一辆地铁突然减速,一个大陆旅客扶不稳,撞到另一个香港乘客,这件事如果那位大陆旅客说句不好意思,那个香港乘客笑笑甚至说句不要紧小心扶稳之类的话,这件事情便完了,大家高兴到站下车。但,若那大陆旅客没什么表示,或表现不友好,那位香港乘客便会心里有气,甚至出言不敬,一场很琐碎无聊的意气之争便会上演。

香港是一个很小的地方,人口密度很高,当大陆旅客占常住人口比例过大而大家的生活习惯差异很大的时候,冲突随时会爆发。近年,智能手机兴起,大家都将影片立即上载至社交圈,豆丁大小的事亦会被光速加热。

一个饥饿的人是应该感激施饭的好心人,但到他饱了,到他吃不消吐了,还不断有食物端出来一定要吃,如果大家都是好心和有智慧的,都要检讨一下能否将量调节到一个彼此舒适的水平。我们没有有智慧的决策者,亦错过了最佳时机,这亦变成了施者骂受者不懂感恩图报,受者怨你不懂我的困局。

其实,大陆旅客在香港引发的只是小问题,不会成大患。随着经济发展,生命健康变得矜贵,中央政府早晚会严格规管食品安全,大陆商人始终会出产有质量的奶粉,就算没有,外国商家也会看到这个巨大市场。即是说,在香港的水货客长远来说只会愈来愈少,正常旅客游乐购物怎会不受欢迎?

香港社会由以往的和谐变成近年的燥动,像发烧一样才真正令我不安。我反对暴力,如果向警察掷砖合理,杀人放火又如何?退到哪里什么才是底线?但当年大初二拜年时,电视新闻正报道旺角示威者向警察掷砖,亲戚也隔着屏幕都指骂这些年轻人,大家都着眼于谁对谁错的时候,这种持续的燥动反映着什么?这些人到底收取了多大的利益或与警察结下多少仇恨才值得掷砖?或者是他们根本是一群戴口罩犯法的智障或无赖?将这批人送进牢是否便解决了问题?还是只是解决了问问题的人?

祝情人节快乐共同进步

九龙人

Hoho想对内地同龄人说

我觉得你写得真的很好,不过我正在工作,所以回复得比较慢。

很多时对着你们,我都很怕自己会被误解,我怕你们会以为我是生事者的一份子……之前因工作,常常要回内地(占中前的事了),有一次,印象很深刻,上巴士,真的很多人,多得我上不了车。有位和我差不多年纪的教我在后门上车,上车后我们谈了一会。在她眼中,香港是个人人都很有礼貌,很有教养的地方,我告诉她其实不是,香港人不只不好礼貌,还很自私……她很意外,以为我说笑……

希望和你能交个朋友,我想多认识你们多一点,也想让你们多了解我一点。

多谢你,现时香港真的很乱,其实我自己也不明白,这么多大学生搞事,又“学民”又“热血公民”,他们是不是读书读到脑进水了……那些还是中学生的又出来反,他们根本脑都没发育好,就人云亦云出来反,我对叫他们出来的人十分反感……就算我是香港人,也不明白,香港由中国管有什么问题……现时中国做得不好吗?其他国家现时也要看中国面色,那些要港独的人真的很没脑,被你独了,其他国家会当你什么?就算真的做到一人一票选了特首,台湾现在又很好吗?

风想对内地同龄人说

我看了你们的三封信,我很少看字,但这一次全篇阅读过一次,我想跟你说一声,多谢。

我是80后,我是香港人,也是中国人,对于我来说,我非常认同你们的观点,身为香港人的我,不会忘记身为香港人那种自豪感,同时也不会忘记身为中国人,龙的传人的我那份光荣和责任。

我不算太年轻,但我依然希望跟我一起生活这片土地的年轻人,我们要自强不息,纵使现在再艰辛,我们也要力求变化,将香港引领回到另一个顶点,将这份荣誉与祖国一起见证。

或许我仍然很不满很多内地同胞的素质和土豪风格,但我仍然盼望大家会续渐改善。

相对的,我也不满香港的“暴徒”越来越多,但我亦希望同舟共济的香港年轻一代不要妄自菲薄,应该为理想中的自由奋斗,表现香港人强韧的一面,再次迎接下一个光辉岁月。

不好意思,啰嗦了。最后,共勉之,香港人也好,中国人也好!

平泉县租房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